曾羡月

我曾羡月,今月羡我。

忘观乎情,一瞬亦浮生【肆、切】

(675)

苏涉怒急攻心,吐出一口血,竟是强行破除了禁言术,不顾声音沙哑,也要贬损姑苏蓝氏名声一句。顿时,姑苏蓝氏与秣陵苏氏的修士便你一言我一语,竟是不顾众人劝阻,吵了起来。

……

“姑苏蓝氏门生那么多,难道个个都能自立门户?未免太狂妄自大了!”

“狂妄自大的是谁?也不知道谁家的退魔曲弹得错漏百出,还浑然不觉呢!”

蓝湛心中微动。

的确,先前助众人入洞前,他的确听见了音律怪异的退魔曲。

那人也身体一震,眼中一亮,大声一句,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不是食物,也不是风水!”那人似是明了了来龙去脉,眼里带了些许笑意,“你们都忘了,山上之后,还有一件事,是你们都做过的。”

“杀走尸。”

只是,并非走尸本身的问题。

“确实是和杀走尸有关。不过,问题不是出在走尸身上,而是出在杀走尸的人身上。”那人转向蓝启仁所在方向,遥遥朗声,“蓝老前辈,我想请问你一个问题。”

蓝湛略有不解,看了那人一眼,也将目光投向叔父。

这次,叔父看他了。目光,漠然平静。

“有什么问题,你不会问他,还要来问我?”

那人却不以为意,摸摸下巴,嘻嘻一笑:“我这不是怕当着您的面问他太多事情,您要生气吗?不过既然您都叫我问他,那我就问了。蓝湛?”

蓝湛轻声应之。一问一答,一繁一简,抽丝剥茧,旁若无人,除了面色愈发难看的苏涉,众人听得格外认真。

……

“秣陵苏氏的家主虽然带技出走姑苏蓝氏,自立门户,他自己的琴技却并不如何登峰造极,教出来门生也时常错漏百出,是不是?”

“是。”

“……也就是说,就算上乱葬岗杀走尸时,秣陵苏氏弹奏的战曲之中,有一段旋律不对劲,姑苏蓝氏也会见怪不怪,只觉得是他们技陋出错,记岔了曲谱,却并不会留意究竟是失手弹错,抑或是故意弹错的,是这样吗?”

蓝湛抬眼,对上那人的眼睛,交换了了然之意。

“正是如此。”

事情已然水落石出了。

现在,就等耐不住性子的人,先行暴露自己吧。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