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羡月

我曾羡月,今月羡我。

忘观乎情,一瞬亦浮生【肆、切】

(678)

就在叔父接过“乐谱”,皱起眉头时,蓝湛的手便搭在了避尘剑柄上,准备随时出手。

眼见着苏涉明显无法镇定思考,而竟打算伸手去抢时,避尘便飞将去,直击苏涉。

下意识地,苏涉以剑格挡。

满座哗然。

苏涉的佩剑剑锋,俨然灵力流转,充沛十足!

一切的辩解,再无作用。

他已然成了众矢之的,罪魁祸首。

避尘入手,蓝湛步步紧逼,苏涉不得不全力以赴。然而,至台阶前,低头见到那阵法,苏涉竟咬破舌尖,以新血破坏方才蓝启仁弥补好的阵法,一道蓝色火焰烟气升腾,趁蓝湛划破左手打算再度弥补阵法时,苏涉竟是消失不见。

传送符!

掘墓人,就是苏涉!

掘墓人通晓姑苏蓝氏剑法的理由,也不言而喻了。

蓝湛眉头微蹙,蹲下身,尝试用指间如豆的血重绘阵法咒印,然而苏涉那道血已然将其覆盖破坏了,那人问起如何,他便沉重地摇摇头。

他能感受得到,洞口处的灵力罩,正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融着,不多时,这里,也会沦陷。

众皆起身,惶惶不安,人头攒动。大多家主竟都开始嘱咐自家少辈,要他们快速出逃,大有要准备后事的悲凉。

蓝湛鼻息间沉叹一气。

谁知,那人见蓝湛摇首,却抓起了他的左手,用袖子轻轻拭去指间上的血与灰。

“没用就别画了。”

那人微垂着头,让人看不清神色。

但他的声音,却格外轻柔。

蓝湛心尖微颤。

你……

犹疑不定。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