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羡月

我曾羡月,今月羡我。

忘观乎情,一瞬亦浮生【肆、切】

(677)

有人惊叹发问,怀疑这种乐曲是否真实存在,那人便冷笑着,将《乱魄抄》也道了出,也将苏涉争辩之辞尽数驳回。

“就算有这种曲子,当年我在姑苏蓝氏学艺时根本进不了禁书室,无缘得见。后来我也不曾迈进云深不知处一步,对这本书更是闻所未闻!倒是你,对这《乱魄抄》如此熟悉,又和含光君亲近异常,岂不是比我更有可能接触这本书?”苏涉反咬一口,神色却略有不自然。

那人则嘿然一笑:“谁说一定要你能进禁书室?你的主人能出入自如不就行了?篡改曲谱的法子,大概也是他教给你的吧。”

苏涉承认的主,位高权重,且与姑苏蓝氏交好,还能随意进出云深不知处,除了金光瑶,还能有何人。

那人最终分析出金光瑶用在苏涉身上的计划,无疑是陷害栽赃,然后待那人真正再度失控时,酿成的错,必然比不夜天城一役更甚,到时候,即便百口也莫辩了。

苏涉被揭穿目的,见争辩不过,反过来叫屈,连称自己是被那人诬陷的,却不知那人早有准备。

“既然你信誓旦旦说我在污蔑你,那么你敢不敢现在当着所有人的面把秣陵苏氏之前上山途中驱尸退魔的战曲再弹一遍?”

见苏涉面色僵起,秣陵苏氏门生也面面相觑,与此同时,坐在秣陵苏氏附近的人也不由挪开了些,空出一片独立的地方。

那人见之,诡然一笑,从怀里取出两张黄纸,哄骗诱导苏涉说这是从芳菲殿密室里顺出的乐谱誊抄版,并交给蓝启仁验明真假,语气笃定,全然一处看好戏的模样。

蓝湛心里不由一阵好笑。

这应该是那夜在禁书室里,他和那人各自誊抄的一部分曲谱,而被那人收起了,如今成了道具,那人还表现得如此煞有介事。

这下,想让苏涉淡定下来都不能够了。

果然。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