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羡月

我曾羡月,今月羡我。

忘观乎情,一瞬亦浮生【肆、切】

(681)

心下疑惑片刻,无果,默然而应,起身,便有蓝氏客卿相问如何处置,然而他们反应过来此举不妥时,蓝启仁却也只是阖目静养,并不理会。

“平息片刻,察看伤亡。救治伤者,不得拖延。”淡声。

正待抬脚朝那人走去,蓝湛却发觉那人胸口突然急促地起伏了几下,面色凝重。

“安静。”

洞内欢呼声戛然而止。

而入耳的,则是令人更加绝望的声音。

那是一片,不,密密麻麻,杂碎无边的脚步声,踏尽枯叶的声音。

缓步移至那人身边,缓缓踏上台阶,蓝湛直直地朝洞外望去。

黑压压的一片,新的凶尸群,在数量上,比方才更甚,或者说,方才,远不及眼下。

绝望,恐慌,弥漫在整个主洞里。

有人昏倒,有人低泣,但没有一人能站得出身,再度浴血奋战。

除了,蓝湛三人。

金光瑶此次,分明就没有想给这群人一条生路,包括自己二人。

谎言揭穿,真相浮出水面,对金光瑶来说,最好的解决办法,便是让这些知情人再也说不出话来,而且葬身之地,还是这荒无人烟的乱葬岗,前不着村后不着店,难通音讯,同时也能令除了兰陵金氏的各大家族真正元气大伤,他便能真正一家做大,至于目的为何,便又不得而知了。

此番猜测,十有八九都是可信的。只怪这觉悟,总比施用者要晚得多。

蓝湛眼眸微凝,盯着洞外不断逼近的凶尸,抿唇。

此番,必将是绝无仅有的苦战。

“含光君!”那人突然唤了他一声。

“我想做一件事。”见蓝湛回头,那人喘了一口气,语气忽而坚定起来,似有期待,又似是莫名相信定会得到肯定答案一般,“你陪不陪我?”

蓝湛定定地看着那人双眼。

那人双眼,似是亮起了光,如同太阳一般,熠熠生辉,分明是有了想法。

你一定,是想以一己之力,有我在辅,做出什么事情,来拯救这些人,从身,至心。

你的心,没有变。一定是这样。

我,支持你。

“陪。”斩钉截铁,坚定不移。

刀山火海,在所不辞!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