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羡月

我曾羡月,今月羡我。

忘观乎情,一瞬亦浮生【肆、切】

(679)

那人稍作思索,便扯下一端干净的袖子,极为认真地为蓝湛包扎伤处,嘴唇微微抿起,那难得安静且关切的神情,不由令蓝湛一阵恍惚。

多少年了,再次看见你对我如此。

上一次,在玄武洞内,你也是这般,耐心,小心,温和。

那时是第一次,我离你如此近,如此近,包括身,也包括心。

那时也是第一次,我总算承认了,你对我,究竟有多重要,才会如此枯守,等待你回应,到如今,竟已过了十余年。

而你的答案,究竟,会是什么呢?…

我不敢问你,我不能问你。

只能,再等……

谁知,难得如此安详片刻,那人背对的人群中,冲出一人,正是先前曾讨伐那人极凶的一人,他则是在当年断了腿。不由分说,双目血红,满脸痛恨,持剑便朝那人身上斩来。这一瞬,说时迟那时快,那人低头细心地包扎伤处,自然毫无察觉。

蓝湛目光一冷,右手快速一弹,灵力涌动,巧劲凝于一处,恰恰将剑刃弹开。听闻金石之声,那人一惊,忙转过头,刚好见到那人持剑被击回倒退的样子。

“怎么又是你?”挑眉。

“魏无羡,你刚才说的,我一个字都不信!”嘶吼。

“事情败露,苏涉都亮剑逃跑了。你还有什么不信?”无可奈何。

“我不相信!只要是你说的,我都不信!”歇斯底里。

蓝湛心内暗叹。

过去的事,虽说各有难言之苦,可事实确实摆在那里,无可作假。

那人因鬼道被针对,纵然是众家的眼界与舆论的随波逐流有错在先,但的的确确,不夜天城一役,殃及了不少无辜,尽管,站在蓝湛的个人立场上,这些人,都并不无辜。

没有人向来都是对的,也没有一错再错的事。

此次众家,该醒醒了。

真正的敌人,不是魏婴。

是金光瑶。

与此同时,那修士正待再度劈剑下来时,阵法,铮然而破。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