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羡月

我曾羡月,今月羡我。

忘观乎情,一瞬亦浮生【肆、切】

(683)

那人挪动几步,离蓝湛近了些,并朝聚在一起的各家众小辈们招招手。除了被江澄按回的金凌,几乎是所有小辈都涌上前来,令其父辈无论如何也拦不住。

“待会儿第二波尸群闯进来了,我把它们往血池引,含光君负责击杀。这儿——”聚在一起,那人略俯下身,满脸严肃地嘱咐着,拍拍心口,“有个靶子,它们不会理你们的。不要恋战,只往外冲。”

“这怎么行!这绝对不行!”蓝愿满脸惊然,连声反对着,难得提高了声音。

“魏前辈,我们也要杀走尸!我还能杀一百个!”

“我也要在身上画旗子!”蓝靖手脚麻利,迅速地脱下外袍,正要画时,被那人眼疾手快地拦住了。

那人哭笑不得,将众小辈的反对之声全部驳回,以添乱之由让他们顿时噎言。

蓝湛淡淡地瞟了一眼在这些小辈身后几乎仍坐在地上不知所措的“长一辈”们。

胸怀,眼力,甚至连子辈都不如。

“听他的。”见这些小辈们仍心有不甘,想要再说些什么,蓝湛目光浅淡,出声吩咐道。众人当即蔫了下去。

见这边也安静下来,蓝湛身体转向叔父所在方向,见其仍闭目调息,面色却是好了不少,心下略安,也略愧,更多的,则是感激。

他知道,叔父是默许他如此的。

所行正义事,无由受责。

深行一揖。

蓝启仁似是感受到众人投来的目光,缓缓睁眼,与蓝湛对视。

那目光里,本来的漠然之色,已然尽数消融而去。

蓝愿见到蓝老先生睁了眼,急着想要后者劝阻蓝湛二人的行为。

“本当如此。”叔父开口,如是淡声。

蓝湛嘴唇微抿。

的确,不论处于情还是理,本当如此。

大道为先。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