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羡月

我曾羡月,今月羡我。

忘观乎情,一瞬亦浮生【肆、切】

(684)

蓝愿却仍愁眉不展,还想说什么时,那人却已命令暂时在洞口拦住凶尸的温宁为众人开道。血路大开,随之,感受到召阴旗气息的凶尸也浩浩荡荡地涌入洞中。

“走!”猛地将蓝愿往洞口方向一推,那人便朝主洞深处的血池奔去。众小辈虽不情不愿,也神情凝重,一番推搡之后,便迅速朝洞外而去,有条不紊。

蓝湛见之,便回了头,迅速跟上那人,与之寸步不离,并肩而行。

果然,那人里衣上绘制的召阴旗,不但集结了众多凶尸的血液,还带了几分邪怨之气,入洞的凶尸,果然不曾顾及洞内其他人,而直奔他二人而来。

然而,未至血池,他们就被层层凶尸围住了,寸步难行。

避尘在手中旋刺闪将,虽有不少凶尸瞬间如泥一般被削成两截,却又有更多的凶尸填补而来,一时间,气氛格外紧张起来。

那人则不时从袖中掏出几张符篆,迅速勾勒描绘几笔完善了,便立即飞向面前凶尸,将其击碎而去。

只是,如此僵持,不是长久之计啊。

谁知,未过多久,在层层包围之中,他们再次听见了小辈的声音,通过石壁,传入耳中。

那人全身猛地颤抖起来,遏制不住地愤怒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又回来了?!”

“温宁!!!把他们扔出去!!!”那人近乎咆哮着吼了出来,双目微微发红,掷出符篆的手都在剧烈颤抖着。

蓝湛心头也惊然发堵,握着避尘的右手猛地收紧,一剑掠过,更多的凶尸断于刃下。

我们,不需要你们来此。

我们,能够自行解决。

这是我们给所有人的交代,包括我们自己!

速去,莫念!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