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羡月

我曾羡月,今月羡我。

忘观乎情,一瞬亦浮生【肆、切】

(676)

苏涉还是按捺不住了。

锃的一声,佩剑出鞘,直指那人。

那人轻笑着,不紧不慢地伸出两指拨开剑锋,提醒苏涉此时无灵力的事实。

蓝湛则紧紧盯着苏涉,见其左手紧紧握起,似是不甘,强行抑制着出招的冲动,仿佛,在掩饰些什么。

“你们针对我翻来覆去,究竟想含沙射影什么!”咬牙切齿。

那人却一脸淡然,站起身,一本正经地朗声道:“是不是我说的太含蓄了,所以你觉得我在含沙射影?那我还是再说清楚些好了。这里所有人失去灵力,是因为都做了同一件事。什么事?杀走尸。杀走尸的时候,这位秣陵苏氏的苏宗主,和你们一路上来。他装作是御琴退魔,其实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把战曲的一部分篡改成了另一段会使人暂时失去灵力的旋律。你们在浴血奋战,而他表面上和你们一同战斗,暗地却下阴手……”

虽有苏涉怒声打断,然而那人朝姑苏蓝氏一众琴修问起方才听到的退魔曲是否有误时,得到的,果真是一致的肯定。

那人脸上带着浅淡冷笑,分析苏涉的心思,认为他是钻了姑苏蓝氏向来不屑注意秣陵苏氏的空子,才仅会认为是秣陵苏氏这一众琴修学艺不精而不加理会,而这反而才是真正致命的地方。

蓝湛默然,心头警惕陡增。

用乐曲害人,这种事情,可不是第一次出现了。

金光瑶如何有如此“通天”之能,让这些事情都能被如数联想到?

恐怕,这退魔曲中改编的一部分,也是他曾有意无意收集的,甚至很有可能,也是蓝氏禁书室里的异谱志中记载的。

与之为敌,无疑可怕。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