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羡月

我曾羡月,今月羡我。

忘观乎情,一瞬亦浮生【肆、切】

(680)

众人哗然,一个个忙不迭地挪开一条道,骇得连连后退,然而,只有很少一部分人虽失了灵力,却仍坚持着持剑抵御。

温宁冲在最前,拼尽全力击碎凶尸,蓝湛和那人则紧挨在后,紧接着击杀仍冲进洞内的走尸,而不时有漏网之鱼,则交给洞内的众人。

凶尸来势汹汹,蓝湛三人的力量,无疑是沧海一粟。

越来越多的凶尸涌入,包围,洞内厮杀声渐起,不时有哭声惨叫传来,倒下的,有尸块,也有人。

约莫半时辰后,洞外的凶尸才近乎被清理干净。此时蓝湛身上,尽是凶尸溅出的猩红血迹,深浅不一,遍布全身,丝毫没有往日的一尘不染,好在,灵力仍存不少。那人浑身也好不到哪去,满身血痂,喘着气,看了看主洞外,不由轻松地一笑,与蓝湛对视。

蓝湛扫了一眼主洞内,此时能站起身的,也只有几位家主了,而那群小辈则无力地瘫倒在地上,也不管主洞内堆满的尸块和遍地的血滩,喘着粗气,嘴里断断续续地发着声。

聂怀桑竟也勉勉强强躲过一劫,喜上眉梢,欢呼不已,一时间,倒是令整个主洞内的气氛变成了另一番模样。

“先生!”

“不必扶我!”

是叔父!

蓝湛当即朝姑苏蓝氏修士一处望去,恰见叔父咳出几口血来,摆手拒绝周围修士的搀扶,而是盘足坐下调息。

目光示意那人,见那人轻松地一点头,蓝湛则迅速移步至蓝启仁身前,半跪下身,为其把脉片刻。

的确,有那邪曲影响,叔父的灵力也所剩无几,而方才一番战斗,自然是透支反噬了。

只是……

蓝湛心头茫然。

灵力枯竭,只有这番表现么?…

他隐约记得,那人前世与他最后一次见面,在夷陵的那个山洞里,他为那人探查灵力时,似乎,并不是如此……

缘何?或只是错觉?…

他正打算为叔父输送灵力再度感受一番时,却被后者劝阻了。

此事,究竟是何处,让他隐约发觉不正常?…

为何偏偏留下了如此一种奇异的感觉?…

难道说…当时的那人,灵力已然有损?…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