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羡月

我曾羡月,今月羡我。

忘观乎情,一瞬亦浮生【肆、切】

(682)

对视。

那人展颜一笑,将身上不知是黑还是殷红的外衣脱下,露出已然被染红一半的白色里衣。

那人摸了一把外衣,手掌沾满了血,垂下头,在前身衣襟开始,手指快速游移而过,划出血痕,盘曲晦涩。起初还不甚分明,而越往后,那人动作越快,那似符文一般的血色纹路,也愈发清晰起来。

蓝湛瞳仁不受控制地扩大着。

召阴旗…召阴旗的符文。

你是想让自己当成活靶子,吸引凶尸缠斗,而要我从旁辅助么?…

当年那人故去后,他曾制作的一些物什,却仍盛行与仙门市野,比如,召阴旗。

如今的世家子弟,不仅要学习灵力法术,还要学会类似召阴旗一般符篆咒文的描画。故而在场之人,几乎没有不知道那人在做什么的人。

众皆瞠目,讷讷不得语。一时间,主洞内,诡异地安静下来。

虽有人起身相问,满脸不可思议,满眼荒诞无稽,那人却丝毫不予理会。

这些不断旧事重提不肯罢休的人,绝对不会想到,那人会反过来救他们。

既然当年的不清不白被全然抹黑,那便由他们保存下来的命来重新洗净吧。

蓝湛静静地看着那人,直到那人画完最后一笔,抬起头,有意无意地与他对视了一眼。

安慰,信任,满足,平静。

安然,清浅,应允,认真。

去做吧。

我会陪你。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