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羡月

我曾羡月,今月羡我。

忘观乎情,一瞬亦浮生【肆、切】

(686)

那凶尸朝前走了两步,骨节咯咯作响,殷红的血从其身上不断滑落,阴怨之气狠戾无比,逐渐溢出,负面情绪不断扩散着,竟是令整个主洞内噤若寒蝉,无人敢言。

而随着它的移动,包围着二人的凶尸,竟是开始蠕蠕后退着,似是畏惧不已。

它,在帮我们?…

那凶尸离那人更近了。蓝湛错身一拦,挡在那人面前,剑刃直指,却被那人按下。

“…等等。”那人呼吸逐渐急促起来,嘴唇微微哆嗦着,重复着,“等等。”

难道…是真的…?

那红色凶尸在距他们约莫一丈处,突兀地停了下来,却突然仰首长啸两声,一声更比一声尖锐,不堪卒听。

两声过后,不远处,血池所在的地方,竟是响起了破水之声。一只手,猛地探出血池,抓向岸边,手指深深扣入地面。

第二只红色凶尸!

然而紧接着,第三只,第四只…五十余只!狰狞,骇人,啸声凄厉尖锐,一出血池,便疯狂地冲入凶尸群中,凶狠而敏捷,如同绞肉机一般,势如破竹,令在场所有人目瞪口呆,不敢出声。

“是你吗?!”混在凶尸群中厮杀的温宁竟在此时浑身颤抖起来,“是你们吗?!”

嘶鸣四起,无人回应,却又似每个人都在回应。

是了。

蓝湛同那人寸步不离,而那人的眼睛,已然微微泛红起来。

是了。

他们,是当年的温氏残余。

那人亡命之后,他们的尸身,也被后来清理的诸家修士投入了血池里。

而如今,这些曾杀害他们的人,竟还不得不受他们的庇护。

如此嘲讽。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