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羡月

我曾羡月,今月羡我。

忘观乎情,一瞬亦浮生【肆、切】

(687)

不下半个时辰,一切,恢复了平静。伏魔洞主洞,宛如地狱。

凶尸群,被击溃得彻彻底底。

而这些红色凶尸们,则几乎同时调转方向,缓缓朝蓝湛二人走来。

高矮,男女,长幼,皆不一。

“四叔……”

“婆婆……”

……

“你们是一直在这里等着吗??”

温宁的声音,愈发颤抖起来,认出了所有人的身份,痛苦,激愤,辛酸,在整个寂静的主洞内一遍遍回荡着。

那人嘴唇颤抖着,想说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口。

那人深深行了一礼,对他们。

“…多谢。”哑声,压抑,感激,怀念。

蓝湛亦随之行了一礼。

没有你们相助,今日之事,恐怕…九死一生。

而这些方才还凶猛异常的人们,此时却似是手足无措,躬身举手,略略笨拙地还了礼。

而做完这些,他们似乎也是失去了最后的执念,纷纷倒地,躯体如同脆弱的瓷器一般,寸寸裂开,化为血色的尘土,轻渺得,似乎随时都会随风散去。

看着温宁失控地扑倒在地上,不停用手拢聚这些赤红的骨灰,一把一把塞进怀里。蓝湛默然,看了那人一眼,后者嘴唇微抿,鼻翼翕动两下,硬生生地忍回了眼眶里的泪。

那人不着痕迹地抬手,用手扶了扶额首,不多时,放下手臂,露出了一张带了温暖微笑的脸。

蓝湛心头微疼。

你向来不让人触碰自己脆弱的一面。

那人摆摆手,朝温宁走去,蓝湛随之。

而那里,已然围了一众小辈,皆俯蹲下身,人手一只香囊或布袋,递给温宁。

今后的仙门,若交给他们,远比交给如今这些人要好出不少。

见之,那人脸上的笑,似是多了几分,也真了几分。

蓝湛目光也随之柔和几分。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