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羡月

我曾羡月,今月羡我。

忘观乎情,一瞬亦浮生【肆、切】

(685)

寡不敌众。

尽管二人皆有手段傍身,却仍抵不过如此来势汹汹的尸群如此包围。

很快,尽管二人仍有余力并未负伤,可凶尸围成的圈,已然不足一丈见方,而他们所击溃的凶尸,则已然堆成了近人高的尸堆,血流成河。

险险避过一只凶尸攻击,那人嘴里不满地嘟囔一声,动作却是一僵,被蓝湛余光捕捉了见。

那人伸进袖中取符篆的手无力地拿了出来,空空如也。

而一只凶尸竟爬上了那人面前的尸堆,冲他张口伸手便扑下来。

蓝湛目光一凝,避尘在手中调转方向,正待反手刺出,却见到了诡异的一幕。

那凶尸尖叫着,竟是被撕成了两半,尸块仍在抽搐不止。血流如注,飞快溅落在地。

而始作俑者,同样站在尸堆之上,浑身血淋淋的,教人看不清面容,然而仔细看去,这人骨瘦嶙峋,身体关节发僵,半腐不腐,狰狞无比,显然已死去多时。

这撕裂凶尸的,竟也是一只凶尸!

这红色的凶尸,双手各拖着一半尸块,居高临下地俯视这他二人。

这,究竟是什么?…

难道…?

难道,这是血池里的尸体化成的凶尸?…

只是,这么多年,未被焚毁留在这里的,恐怕,只有……

看向那人,那人起初也是一脸茫然,但随后,他的表情逐渐古怪起来,说不清道不明。

而自从当它出现的那一刻起,受召阴旗吸引而疯狂涌来的凶尸竟停滞下来,抬首,犹犹豫豫,不再动弹。

何如?

蓝湛尚不能确定这番猜测,紧握避尘,紧紧地盯着那红色凶尸,不言不语。

评论(1)

热度(10)